□拍新牌賣舊牌雖不違規但藏風險/
  開車到中山北路二手車交易中心,辦退牌手續→車輛開回家,車主到手9.8萬現金→退牌後經“黃牛”運作,車輛過戶給能上滬C牌照的人↓該人帶車上滬C←
  再把車過戶給原車主←原車主再把新拍的額度上到舊車上
  □晨報記者 邵麗蓉
  轉眼又將到本月19日的拍牌日。受“國五”政策的影響,相比於上月,從連著數日標書購買人群大排長龍的現象看,本月私車額度拍牌人數或創歷史新高。
  為何拍牌人數連月大漲?記者採訪發現,在標書購買者中並非都是欲購車的準車主,而有相當比例的人群“另有所圖”。除了為增加拍到牌照的幾率,一家幾口同上陣之外,鑒於一手牌和二手牌巨大差價,一些老車主紛紛動起了投機倒把的歪腦筋:拍新牌換舊牌,趁機撿個“皮夾子”。那麼這樣的做法是否合規?其中是否隱藏風險?
  ■現場探訪
  一家人買標書增中標率
  本周,記者兩次來到位於共和新路3550號的標書購買點,看到現場排起長龍,隊伍蜿蜒近百米,手續辦理等候時間至少2小時。由於人數眾多,以至於下午2點以後趕來的標書購買者均被告知“申請單發完,明日請早”。“本周連著幾日天天如此,以前從來沒有過,看來本月拍牌人數要創歷史紀錄了。”現場工作人員評論。
  記者現場看到,購買標書的隊伍中不僅有年輕人,還有五六十歲的中老年人。多名老人告訴記者,兒子要買車,車牌拍了幾個月還沒有拍到,無奈之下全家出動買標書。“兒子、媳婦,還有我們老兩口,屆時四個標書同時拍,每人按梯隊出價,這樣拍到的幾率更高。”現場一位上海“爺叔”正在傳授拍牌經,“全家四口一起拍,多花三百元,比黃牛5000元代拍費划算多了。”
  其實,和這位“爺叔”想法一致的拍牌者不在少數。在籬笆網拍牌論壇上,兩個月前就有不少人採用雙標書拍牌的方法增加成功率,只是這個月愈演愈烈,變成“四標書”了。因此,虛增的拍牌人數拉低了整體中標率,讓新手上路越來越難。
  ■投機盛行
  拍新牌賣舊牌賺差價
  拍牌者隊伍中,另有相當比例的人群並非焦急等上路的新車車主。他們拍牌所為何用?在莘譚路交通銀行購標書的人群中,李先生和張女士的想法頗有代表性。
  李先生告訴記者,他是一名租賃公司的私營業主,本月拍牌不是為了上新車,而是為了“省錢”。原來,他幾年前曾以個人名義拍了兩張私車額度。如今公司規模擴容,需要買幾輛公司車,於是他就想到把手裡原本的個人車轉為公司車,然後再拍兩張個人牌自用的“省錢”妙招。“以前私企車牌和個人車牌是合在一起拍的,價格一樣。現在兩者分開拍,而且價格相差巨大。公司牌照要12萬多,個人牌才7萬多,我就想到了把原來的個人牌轉企業牌,可以省下不少錢。”李先生對自己的打算頗為得意。
  同樣,近期有換車打算的張女士也想到了換牌賺錢的主意。她告訴記者,本月拍牌如果成功,就買輛新車上新牌,然後把家裡的舊車和舊牌一起賣掉。“我打聽過了,舊牌起碼可以賣到10萬元,這樣豈不是白白賺了近3萬?而在以前,如果要換車,肯定是光賣車不賣牌的。”比起周圍急著用車的拍牌者,張女士顯得很輕鬆。她還告訴記者,她幾個有車的朋友,還特地拍牌後給舊車換牌,這樣不用換車,就能靠賣舊牌賺錢。
  ■投機者說
  上月賣“死牌”凈賺2.5萬
  那麼張女士口中的“退舊牌換新牌”賺錢方法是否有可操作性?記者走訪中山北路二手車交易中心,輾轉找到了一位上月剛剛換牌成功的徐先生。上個月,徐先生就順利當了一次“倒爺”,將舊車的老牌退下成為“死牌”,通過運作出售出去,然後原來的車換上拍來的新牌,這樣一進一齣,凈賺了2.5萬元。他說“後悔自己賣早了,聽說本周漲到了10.3萬元,差價足有3萬元。”
  原來,3月份不到12%的拍牌中標率,推動了二手牌價格飆漲。黃牛對二手“活牌”喊出了超過12萬元的報價,就連倒手費事的“死牌”價格也上摸到了10萬元。
  所謂“活牌”交易,是指賣家把舊車報廢留下退牌更新單,直接把退牌更新單過戶給買家,買家用之可以直接上新車。但市場“活牌”特別少,大多交易的是“死牌”。所謂“死牌”就是已經和車輛分離開來單獨存在的額度證明,“死牌”需要用原車主的名字上牌再過戶到自己名下。
  ■黃牛揭秘
  一單賺兩千,合規但存風險
  黃牛老許說,政策限價拉大了一二手車牌的價格差距,其中產生了獲利空間。以前這樣的情況極少,如今開始多起來,上月他接了三個單子。
  老許告訴記者,本周一開始,二手“活牌”的價格維持在12萬左右,而二手“死牌”的價格一下子躥升至10.6萬元。老許透露,操作一張牌黃牛的利潤約2000元。
  那麼這樣的操作是否合法?分析操作環節的每個步驟,確實不存在違反現行法規的行為,尤其在去年十二月“新牌只能上新車”的政策被取消之後,新拍額度可以為二手車上牌。記者從滬上二手車交易市場管理部瞭解到,任何一家經紀公司都可以完成這樣的操作。
  不過,雖然交易可行,但是其中隱藏著風險。賣家的汽車需要過戶兩次(一次過戶給中間人上滬C,另一次再由中間人過戶回自己),且身份證還要壓在“黃牛”那邊一周左右,若遇到別有所圖的經紀公司,將影響到車主的人身財產安全。而作為二手牌買家也需要承擔一定的交易風險,畢竟要將購車發票變成賣家的名字。
  [真實案例]
  “花100元賭3萬元的利潤,博一下”
  徐先生告訴記者,他2012年5月購得一輛帕薩特。今年2月份,又以73500元的價格幸運地拍到了一張額度。而他並沒有拿著這張額度單去買新車,而是委托黃牛將之換到了自己的舊車上。
  “3月拍牌結束後的第二天,市場二手牌的價格就開始瘋漲,我和幾個黃牛一聊,就發現了賺差價的機會。 ”徐先生說,3月拍牌前一天的二手“死牌”價格還只有8.5萬元(車主到手價),到了周一,馬上漲到9.5萬元,過了三天,價格漲到頂峰,我選擇了9.8萬元出手。
  徐先生介紹,按規則如果不賣車的話,“車”“牌”是不能分離的,因此既要保留舊車,又要換上新牌,整個換牌的過程很複雜:他先開車到中山北路二手車交易中心,辦完退牌手續,把車子開回家,同時拿到9.8萬現金。接下來的一切繁瑣手續全權委托經紀公司代辦:包括退牌後汽車過戶給一名能上滬C牌照的人,然後由該人帶車上滬C,然後把車過戶給徐先生,再把新拍的額度上到舊車上……整個“搗騰”的過程由熟練流程的黃牛辦理,費用在2500元-3000元,雖然聽著複雜,其實2天就能搞定。
  他還告訴記者,周圍不少朋友同事都在進行類似的操作,趁機賺一票。“花100元賭3萬元的利潤,誰都有心博一下。 ”
  [相關新聞]
  交通委:拍牌人數有點虛高,將科學設置競買人申請條件
  □記者鐘暉
  晨報訊 交通委主任孫建平日前參加“民生訪談”中,承認拍牌人數在節節升高,“今年我們在拍牌中看到幾個問題,一個是參加拍牌的人數在大量增加,原來保持在3萬人左右,這次已經到6萬多。當然現在也有一些虛高,為了能拍到牌,家裡幾個人來拍。”
  孫建平透露,未來可能會對全年設警示價的政策進行調整。
  記者昨日還從交通管理部門獲悉,上海未來將繼續完善本市私車額度拍賣相關政策,科學設置競買人申請條件,加快建設機動車額度管理信息平臺,將用車的額度交易納入統一管理,抑制額度拍賣中的投機行為。同時,研究並適時出台小客車額度有期限使用、限制轉讓等政策。對已掛牌上路的小客車,將根據道路擁堵情況和大氣環境狀況,研究並適時出台區域或通道擁擠收費、車輛限行等政策。
  據不完全統計,目前長期在滬行駛、懸掛外省市號牌的機動車有約50萬輛,對本市道路通行帶來了巨大壓力。據瞭解,上海未來將根據新城、新市鎮道路交通運行狀態,完善郊區小客車使用管理政策,研究並適時出台長期在滬使用的外省市號牌機動車的管理政策措施。
  (原標題:低中標率推動二手車牌飆漲,“另有所圖”者拍新牌賣舊牌賺差價)
創作者介紹

小花

va80vabld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